1. <p id="xtxao"></p>

      
      
      <mark id="xtxao"></mark>
      <mark id="xtxao"><rt id="xtxao"></rt></mark>
    2. 當前位置:百??磿W>都市重生>哈利波特之血獵者> 0632【審訊!】 重生:崛起香江 鑌鐵

      0632【審訊!】 重生:崛起香江 鑌鐵

          九龍警署。

          “還沒審問出來?”雷洛生氣地問陳細九道。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袖子擼得高高,臉上露出難色,“洛哥,再多給我一些時間,我一定把他們三人嘴巴撬開!”

          雷洛瞪他一眼:“人家叫你作鮑魚探長,難道這些年你就真的只會舔鮑魚?連個犯人都審問不出!”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很少被雷洛這般責罵,閉嘴,不吭聲。

          雷洛看了看腕表,“再給你半小時,要是天亮還沒審出什么,你就不要叫鮑魚探長,食屎啦!”

          雷洛說完,扭頭就走!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臉色變得很難看。

          他知道洛哥心情不好,豬油仔被打還在住院,阿堅又被人追殺,傷了手臂,現在人是抓到了,自己卻撬不開嘴巴!

          啪啪!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猛扇自己嘴巴子,“你真是個廢柴!蒲你老母的,鮑魚探長!”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咣地一聲!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一腳踹開羈押室的門。

          羈押室內,丁永強正在請那個越南人光頭佬飲司法奶茶,拿了漏斗插在他嘴巴里,朝里猛灌灑了頭發茬的奶茶!

          光頭佬拼命掙扎,卻被三名便衣從后面還有左右架著,根本動彈不了。

          等松開光頭佬之后,光頭佬就拼命地咳嗽,彎著腰眼淚鼻涕直流,胃內更是的翻江倒海,像有千萬細針刺扎,難受至極!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一只腳踩在椅子上,一只手采住光頭佬耳朵,將他揪起來,讓光頭佬抬頭望著他的臉,逼問道:“你到底招不招?邊個安排你們做這件事兒?”

          光頭佬流著眼淚鼻涕,呵呵笑著,用越南語嘰里呱啦說了一大串。

          “他講咩呀?”陳細九問旁邊人。

          旁邊有個稍懂越南話的探員猶豫了一下,翻譯:“他在問候你老母!”

          這次陳細九還沒發火,綽號叫“傻強”的丁永強早已忍不住了,抄起旁邊臺燈一下砸在光頭佬腦袋上,砸得光頭佬皮開肉綻!

          “敢問候細九哥老母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!”傻強兇狠道。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皺眉頭,他當然明白傻強這是在公報私仇,石志堅是傻強好兄弟,他現在出了事情,傻強比誰都急,審問這個光頭佬也是出力最多,現在問不出來話,也是急瘋了!

          “九哥,你不用擔心,這死光頭皮粗肉糙死不了!不如我們換個對象,搞那個女的!”傻強給陳細九出主意道。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撓撓頭,“這樣好嗎?”

      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的?現在不是憐香惜玉的時候,女人最容易服軟,相信我啦!”傻強說著就拉著陳細九朝旁邊羈押室走去,那個越南女人就被扣押在里面。

          傻強來到越南女人面前,兇巴巴道:“你這個越南三八,給老子聽好了!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你傻強爺爺,還有我們大名鼎鼎的鮑魚探長!你知他為咩叫鮑魚探長嗎?”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皺眉頭,覺得傻強這是在瞎胡鬧。

          “因為他最喜歡辣手摧花!摧殘像你這樣的鮑魚妹!”傻強碰碰陳細九,悄聲道:“拜托,做個兇殘樣子!我阿娘有講,女人都好注重貞潔的!”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騎虎難下,就擠眉弄眼朝越南妹露出色瞇瞇模樣,舔著舌頭,張牙舞爪,一副饑渴姿態!

          原本可以這樣把越南妹嚇住,沒想到對方根本不怕,反倒把大腿岔開,朝陳細九挑釁道:“來??!來干我!看邊個軟蛋?!”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愣住了。

          傻強也愣住了。

          這女的也忒不要臉!

          “怎么辦?”陳細九問傻強。

          傻強怔了怔,“那就干她啦!便宜你!”

          “便宜你老母!”陳細九恨得牙癢癢。

          警署十大酷刑幾乎用完,什么“天雷錘”,“老虎凳”,“開飛機”等等,全都用過,可這三個越南人全是硬骨頭,硬是閉口不招供!

          怎么辦?

          天都快亮了!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“咚咚咚!”

          有人敲門。

          “邊個呀?”陳細九沒好氣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石先生派人過來,說也許能幫到九哥你!”

          “阿堅派人過來?讓他進來!”陳細九招呼道。

          傻強也朝門口看去,想知道石志堅派了那位大將過來幫忙,連他們這些差佬都問不到口供,還有誰能有這種本事?

          須臾,一個消瘦身影進來,對陳細九說道:“你好,細九哥,我叫阮??!我是越南人!”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和傻強當即就記起來了。

          被石志堅逐出洪興社的番薯昌之前有個手下就叫阮俊,聽說是越南特種兵出身,難道就是眼前這位?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趕時間,也顧不了許多,就對阮俊說:“人都在這里,你試試看能不能撬開他們嘴巴!”

          阮俊點點頭,然后朝光頭佬走去。

          傻強在身后喊道:“需要什么武器,鐵錘,老虎鉗,盡管開口,我滿足你!”

          “什么都不需要!”阮俊說。

          “呃,他說什么?他說什么都不需要,我有無聽錯?”傻強看向陳細九。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瞪他一眼:“我沒聾,你不用重復多遍!”

          “不是啊,我不信他會那么強悍!”

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    五分鐘后。

          阮俊從羈押室出來,問陳細九:“有煙沒有?”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摸出一支萬寶路給他。

          阮俊接過咬在嘴里,然后說:“他們說接頭人是和合圖矮仔周!”

          “???和合圖十二皇叔矮仔周?”陳細九和傻強你看我,我看你。

          “會不會搞錯呀?”

          “沒錯的!他們是搭乘矮仔周的走私船來香港的,辦完事兒就再回去!這筆買賣三千港幣!”

          “挑!阿堅的命才值三千?”傻強不爽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所以我告訴他們,這筆買賣最起碼三十萬,他們只拿三千虧大了!”阮軍攏手點煙,抽了一口,抬頭道:“然后我又告訴他們,如果他們不配合你們警方,那么就永遠也回不去越南!”

          陳細九和傻強楞了一下,一起看向阮?。骸斑@些消息你是怎么撬出來的?”

          阮俊吐口煙,淡淡道:“也沒什么,我只是告訴他們,我是越南特種兵,然后告訴他們我們那時候審問犯人的手法,接著,他們就都招供了!”

          阮俊這般輕描淡寫,聽在陳細九和傻強耳朵里,卻忍不住一臉驚愕,看著眼前這個瘦削的年輕人,從他臉上實在看不出戰爭的殘酷!

          只是幾句話就能撬開這三個越南人嘴巴,那么特種兵的審訊方法又會有多可怕?!

     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,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。

     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《0632【審訊!】 重生:崛起香江 鑌鐵》。

      << 目錄+書簽 >>